久同律师
365棋牌破解版
首页 >> 民事案例 >> 详情

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件


2019年05月    承办律师:郭昌荣

中心观点:在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合同责任的承担应当坚持合同相对性原理,且连带债务的成立必须以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为要件。

一、案情简介

2010年,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已取得某建筑工程项目,并委托某建设集团公司作为总承包人负责实施该工程,总承包人就该工程(含基础、地下室)进行了招标,某建筑工程公司依法中标后,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业主)、某建设集团公司(总承包人)、某建筑工程公司(分包人)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分包合同》,合同签订后,某建筑工程公司按照合同约定进行了施工,该工程于2012年12月12日竣工,某房地产开发公司陆续向某建设集团公司支付工程款2300余万元,但该工程审定结算造价为2000余万元,为此,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以某建设集团公司、某建筑工程公司为被告向一审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二被告立即返还工程款300余万元。一审庭审过程中,某建设集团公司辩称收到的上述工程款在扣除相关税费后已支付给了某建筑工程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建筑工程施工分包合同》是三方真实意思表示。对三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某房地产开发公司预付了工程款2300余万元,工程竣工后经三方审定结算造价为2100余万元,某建设集团公司因此多收取工程款200余万元,多收取的款项并无合法依据,构成不当得利,应将其返还。某建筑工程公司收到的工程款虽是某建设集团公司支付,但因多付工程款而遭受损失的系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故某建筑工程公司应将多收取工程款连带返还原告。  

为此,一审法院判决某建设集团公司向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返还工程款200余万元,某建筑工程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返还责任。

某建筑工程公司在收到上述判决书后,依法委托本所代理上述案件的二审诉讼程序,本所指派郭昌荣律师作为某建筑工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依法提起上诉。

二、律师代理意见

    二审诉讼程序中,某建筑工程公司的代理人郭昌荣律师提出如下代理意见:

  1.本案案由为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并非不当得利纠纷。

 本案中,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某建设集团公司之间签订有建设工程施工总承包合同,系建设工程施工总承包法律关系,某建筑工程公司与某建设集团公司之间系建设工程分包法律关系,本案的产生完全是因为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某建设集团公司之间因履行双方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总承包合同因结算的相关事宜所发生的纠纷,无论是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要求某建设集团公司退还多支付的工程款,还是某建设集团公司要求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支付工程款,均是双方根据合同约定进行结算后,依据双方认可的结算金额所提出的具体请求,该请求实质上为双方履行合同结算条款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有合法根据,并不构成不当得利。

2.根据合同相对性,某建筑工程公司非本案适格的被告,不应承担返还工程款的法律责任。

1)《建筑工程施工分包合同》并非三方合同。

从合同的内容来看:合同首部及尾部内容已明确本案争议的分包合同是在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委托某建设集团公司作为总承包人,并由某建设集团公司就分包工程进行招投标后,由某建设集团公司与某建筑工程公司签订,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仅作为合同的见证方,由此可见,就分包工程而言,某建筑工程公司与某建设集团公司之间才具有合同关系,具有实质性的权利和义务,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本合同中盖章的行为仅为见证;就合同的实际履行来看,分包合同的履行主体也仅为某建筑工程公司与某建设集团公司,尤其是款项的支付,均由某建设集团公司向七公司支付,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从未向某建筑工程公司支付过工程款,庭审过程中,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对此也予以认可,因此,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盖章的行为并不表示其作为合同的相对方,尤其是在本案争议为工程款退还,而其与某建筑工程公司之间并未工程款支付相关约定的情况下,更无法就此突破合同相对性要求某建筑工程公司退款。

2)某建筑工程公司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所谓连带责任,是指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两个或两个以上当事人对共同债务全部承担或者部分承担,并以此引起内部债务关系的一种民事责任。本案中,给某房地产开发公司造成损失的主体为某建设集团公司,且各方当事人也并未对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进行约定,法律对此也未作出规定,故不符合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定或约定条件,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三、法院采纳部分及裁判结果

   二审法院判决对郭昌荣律师的上述代理意见全部采纳,并认为:本案系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在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合同责任的承担应当坚持合同相对性原理,且连带债务的成立必须以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为要件。本案中,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系发包人,某建设集团公司系承包人,某建筑工程公司系分包人,总承包是相对发包而言,分包是相对总承办而言。虽然在涉案施工分包合同中三方当事人均签字盖章,但是合同中已明确协议系某建设集团公司与某建筑工程公司签订,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只是合同的见证方,且该合同主要规定了某建设集团公司与某建筑工程公司的权利义务,故对于该合同并非三方合同,再者,某建筑工程公司与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某建设集团公司并未就涉案工程款项的支付或返还达成连带之意思表示。

    为此,二审法院判决:1.撤销一审法院民事判决;2.某建设集团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工程款200余万元;3.驳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四、律师提示

   1.在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合同责任的承担应当坚持合同相对性原理。

2.连带债务的成立必须以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为要件。

 

久同律师
365棋牌破解版_365棋牌有在线客服吗_365棋牌助手执业许可证号:25201201710075172
址址:中国 · 贵州 · 贵阳市 · 观山湖区长岭北路贵阳国际金融中心MAX·A座20楼2007号     电话:0851-85258666
    邮箱:gzjtls@qq.com     http://www.gzjtls.cn贵公网安备 52011502000559号     黔ICP备17009385号